暮秋,冷气已满,长风猎猎。后山,一片荒地,一堆土坟。

土坟前站着一位标致的少女,她叫朱颜。这是她 娘亲 的坟墓, 娘亲 已经脱节她一年多了。过去她有心事总要向 娘亲 倾诉,是以她今日有心事,也要说给 娘亲 听。

红颜的苦楚是因为爹爹给她定了一门亲,她的未婚夫是铁剑山庄的少庄主铁乘云。铁剑山庄在江湖上名望显赫,铁乘云不单剑术高妙,并且生得风流倜傥,是江湖女们心中的白马王子。但当红颜听到这个好消息时,她不单异国开心,反而感想伤心,因为她早已有了意中人了。今天在 娘亲 的坟前,红颜除了向天堂的 娘亲 诉说外,还约了她的意中人晤面,共商对策。

天色近黄昏,金风抽丰把满地枯黄的茅草刮成一片金色的波澜。朱颜猛然听到死后传来沙沙的脚步声,她惊喜地回头一看,但她立刻灰心了,她死后站着的人是青龙教左护法上官快。

红颜问:“上官叔叔,是爹爹让你叫我回去吧!”上官快微微一笑,说:“不是。”红颜有点稀奇地问:“那你到这儿干什么?”“杀你。”“你乱说些什么?”上官快淫笑着说:“固然,对付绝色美女,我寻常都是先奸后杀的,对你也不例外。’”红颜心里又羞又怒,厉声说:“恣意。假使我爹爹理解你对我说这些污言秽语,惟恐你要人头落地。”上官快脸上的笑容不改,说:“我固然理解红教主的锐利,也理解你未婚夫铁乘云的剑术睥睨天下。但我只要将你毁尸灭迹,到时不但你爹爹蒙在鼓中,而且铁乘云也以为你爹爹悔婚而起火;而我再从中搬弄是非,让铁乘云杀了你爹爹,那么我便是青龙教年老了。哈哈哈。”红颜第一反响便是逃,然而当她刚要逃时,上官快已经点了她的穴。

上官快把她放倒在草地上,正准备扑上去时,猝然他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上官快诧异转头,当他看见来人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时,他的心才安定下来。

上官快冷笑一声,说:“你知道多管闲事的后果是什么吗?是死。”朱颜惊喜地大叫:“东方赖,杀了上官快这个狗贼。”上官快深吸连气儿,身子快若闪电般扑向东方赖,手中铁骨扇击向对方的眉心。

东方赖体态一晃,如被秋风刮起来般轻盈,上官快连环三招杀着竟具体落空。

东方赖的刀出鞘了,而今的秋风停了,但他的刀法却如风。试问上官快又不及抵御如风般的刀锋呢。他只觉咽喉处一凉,便倒了在地上。

朱颜扑入东方赖的怀中,泪水夺眶而出。但东方赖却推开她,冷冷地说:“另日的铁剑山庄少夫人,请你自重些。”朱颜痛澈心脾,她本想约他来共商对策的,不料他竟然如此对待她。她哭泣着说:“东方大哥,与铁乘云的亲事是我爹爹定的,我事先是绝不知情呀!东方大哥,你这就随我去见爹爹,叫他退了铁剑山庄的亲事,玉成我们。”东方赖叹息一声,说:“不行的,铁乘云是名门贵族,而我只是个四壁萧条、穷得只剩一把刀的刀客。你爹爹又不会放弃铁乘云而选我。”朱颜说:“要不我目前就跟你走?”东方赖摇摇头,说:“这也是不行的,青龙教和铁剑山庄的权势普遍江湖,并且你爹爹和铁乘云的武功高强,寰宇哪有容我们驻足之所?朱颜失望地看着眼前这个亲爱的男人,她黯淡一笑,猛然回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个月后。锣鼓喧天,炮竹声绵绵不绝,今天便是铁乘云与朱颜立室的大喜之日。

朱颜坐在花轿里,她没想到自己爱上的谁人人,公开是个懦夫!轿外是送亲的人们的欢笑,而轿中的人倒是一个心碎之人。

猝然间,锣鼓声别国了,炮竹声消失了,送亲的人们那欢笑声也哑了,花轿也松手了前进。

一个人的声音却响亮地响起:“在下东方赖,今天是来抢亲的。”红颜听到东方赖的话,喜悦的泪水禁不住汹涌而出。

护送红颜往铁剑山庄的是青龙教右护法左冷面,盯着拦在路中的东方赖,恨不得杀了他。他咬着牙说:“这日是我教主掌珠大喜之日,我不想杀人,见机的就快滚。”东方赖大笑起来,说:“不错,这日是我与红颜的大喜之日,你见机的就什么都别管。”左冷面气得快疯了,他狂叫一声,剑已刺出,六朵剑花闪向东方赖的身上痛处。东方赖却纵身飞起,让左冷面的剑招在阁下使老;而他人在半空,人刀合一,忽然斩向左冷面的头脑。左冷面无法抵当,只道自己要被斩成两半了。但一股凉意从他头顶掠过,他公然没事。

向来是东方赖刀下留情了。

朱颜已经下了花轿走过来,她幸福地挽起东方赖的手,转头对左冷面说:“左叔叔,我要跟他走了。请你归去告知我爹爹,请他恕女儿不孝。”左冷面诧异地看着朱颜,问:“密斯,你宁可与这个什么都他国的人私奔,也不肯风风光光地嫁给铁乘云?这是为什么?”朱颜深情地看着东方赖,说:“由于我只爱他。”说罢,两人执着手,双双拜别。

已经是初冬了,刚下过一场小雪,像给山林披上一道白纱。东方赖将朱颜领到在林间的一间小茅屋前,他推开柴门,与朱颜进了屋。他说:“这即是我的家。”朱颜一笑,说:“是我们的家。”东方赖一阵打动,鬼使神差地抱住了她,说:“ 娘子 ,你果然不嫌我穷?不怕和我过苦日子?”朱颜说:“穷并不可骇,我只是……她猝然说不下去了。

东方赖知道她的原理,他们真正怕的是铁乘云。他忽然笑起来,说:“ 娘子 ,只要我们没关系在一同,哪怕是很短暂,已经值得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红颜也笑了,说:“此生能与你结为夫妇,死又有何憾?”两人婚后的第三天黄昏,红颜燃烧了油灯,端上饭菜,正预备和男子吃饭。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两人吃了一惊,东方赖放下碗筷,心里忐忑地去开了门。一个人带着冬风走进屋里,在油灯下,只见来人是位英俊少年,他身上穿戴的是原料最高贵、式样最时新的锦衣,腰间挂着一柄乌鞘长剑,手中还托着一坛酒。

东方赖和朱颜木鸡之呆,由于他便是名满江湖的铁乘云。

铁乘云微笑着说:“两位大喜之日,岂可他国宾客和酒?今天我是特意来庆祝两位的。”东方赖回过神来,一拱手说:“多谢少庄主赏面,快请坐。”铁乘云将酒坛放在桌上,说:“可否为我这个不速之客添一副碗筷?”朱颜急忙进厨房取来碗筷,并为铁乘云倒了一碗酒。

铁乘云看了朱颜一眼,笑着说:“东方兄,朱颜果然是美若天仙呀!换作我是你,我也会像你一样抢新娘的。”东方赖极度狼狈地随着干笑几声。铁乘云举起酒碗,说:“来,我敬两位一杯,祝你们夫妻恩爱,白头到老。”东方赖和朱颜端起酒碗,内心出格感动,眼睛都有点湿润了。铁乘云真不愧是铁乘云!自身的新娘被别人抢去,他竟然还提着酒去为别人祝愿?这是多么的气量呀!吃喝中,夜渐深。

铁乘云站了起来,说:“我就不打扰两位,告别了。”东方赖说:“少庄主,而今已是夜阑,外面又有风雪,如不嫌弃在下的屋子寒酸,我们三人没关系焚柴闲聊至天明。”铁乘云说:“东方兄怎样如许语言?新婚一宵值千金呀!我是肯定要走的,但在走之前还要与东方兄你说一件事。”“何事?”“东方兄你抢了我新娘这件事,早已惊动江湖了。我铁某在江湖上也算是有名有姓的人,虽然我蓄谋成全两位,但假设我为此事作个了断,那我将场面无存,铁剑山庄也固然不及再在江湖上安身了。”东方赖心里明白铁乘云的处境,便问:“不知少庄主要怎么了断此事。”“下个月十五日,我请东方兄夫妻到铁剑山庄,我与你作场决斗。因为只有用鲜血,才没关系洗清一切的至诚。这是人在江湖不由自主,但愿东方兄理解。”东方赖说:“好,到时我配偶肯定会到贵庄,为此事画上句号。”十五日,东方赖和红颜到了铁剑山庄。铁乘云激情地设宴招待两人。

到了傍晚,铁乘云说:“在下已经尽了地主之谊了,东方兄,我们当前就发端决斗吧?”东方赖站起来说:“好。”铁乘云把东方赖带到一间坚固的屋子前,说:“这间屋子里没有窗,只有一扇铁门。我们的决斗不需要给别人看,所以我们便在里面决斗。无论谁胜谁负,只可能有一个人能够走出来,不管这人是你或者是我。”东方赖颔首协议。铁乘云推开铁门,里面没有灯火,一片黑暗。

他说:“东方兄,请。”东方赖转头看了朱颜-一眼,便随着铁乘云走了进去。接着,铁门又再行合上。

看着外子走进那间黑暗的屋子,红颜双眼紧紧地盯着那扇铁门,除了那扇冷冰冰的铁门,她什么都看不到。而她内心所继承的压力,绝不会比走进屋子里决斗的东方赖轻便。

夜雪慢慢将她堆成一个雪人。

可无论怎么样,夜晚总算畴昔了,天也垂垂亮了,就在朱颜快要身心倒闭之际,铁门敞开了,一个满头乱发、全身血污的人走了出来。

此人公然是东方赖!朱颜几乎不敢相信,她大喊一声“相公”,便飞身扑当年,抱着东方赖幸福地大哭起来。

太阳出来了,暖和的旭日洒在两张年青而幸福的脸上。

突然,一个人急步走过来,竟然是青龙教右护法左冰脸,他离奇地问:“咦!女士,你们奈何也来了?”朱颜禁不住欢快地说:“铁乘云约我相公决斗,后果我相公获胜。”左冰脸问:“那么红教主在那儿那边?”朱颜惊叫起来:“我爹爹也来了?”“不错,是铁乘云怪教主取消婚约,要教主在昨夜到此决斗的。”这时,只见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人走过来,伸个懒腰说:“本日的天气真好,大众早上好呀!”不用说,这个少年当然便是铁乘云。

红颜如坠进冰窟,声音都发抖了,“相公,你昨晚和谁在内部决斗?”东方赖脸色苍白如雪,“昨晚我进去后,内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在漆黑中猛然有人用剑刺向我,我以为是铁乘云脱手了,立时发刀回击……”铁乘云发出一阵风光而刺耳的大笑,说:“不错,昨晚我领你进去后,我已经从秘道走了,内部和你决斗的人就是你岳父红当当。哈哈哈...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想不到你连威震江湖的青龙教教主也杀了。”红颜发疯般冲人那间房子,把一个死人抱了出来。遗体上全是刀伤,周身血污,令人目不忍睹。“爹爹...”红颜厉叫一声,伏在爹爹的遗体上失声痛哭。东方赖心力交瘁,吐了一口鲜血,晕倒在地上。

“我要杀了你这个畜生。”红颜突然跃起,向铁乘云扑从前。铁乘云浅笑地看着她,待她扑近身,他才懒洋洋地一挥手,就像驱赶一只苍蝇般随意一拂,但红颜却被他拂得飞起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铁乘云走近红颜身边,又给了她一个洪亮的耳光,然后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这个婊子,你们这对狗男女,我纵是将你们碎尸万段,也难泄我心头之恨。以我的江湖职位,你这个婊子竟敢在我迎娶你之时,跟别人私奔?其实当初我向红当当提亲,并不是看上你,我只不外是想借助青龙教,巩固我的江湖权势,由于我要成为 武林 霸主。由于你们这对狗男女私奔,差点破坏了我的计划,不外此刻红当当已死,青龙教如故受我控制,左冷面已经成为代教主,统治青龙教归顺了我。”东方赖醒过来,但他因刺激过度,公开疯了。他双眼板滞,抱着红当当的尸体叫“ 娘子 ”,而他公开叫红颜为“ 娘亲 ”、叫铁乘云为“爹爹”。

铁乘云命人将疯子东方赖驱逐出庄,而把朱颜留下来,由于他要将她磨难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以解心中的怒怨。

铁乘云是成功的,他才二十五岁,就成为了 武林 新霸主。但他成为江湖上第一位最年青的霸主后,虽然他博得了预期的成功,却他国获取预期的欣喜,真是高处不胜寒呀!他反而感想无限的寂寞和空虚。就由于云云,他总是越发变本加厉地熬煎红颜。

人的情绪是特有而繁复的,铁乘云每次熬煎朱颜时,看着她的不快和她不确的双眼,他却又无缘无故地心痛,他已经弄不清自己对她终归是恨仍然爱?这一天,铁乘云熬煎完朱颜后,又在无限孤寂地饮酒;猝然有人来报,说庄外有一个叫东方赖的人求见。

正感无味的铁乘云一听,马上双眼发亮兴奋起来,五年前将这个疯子摈除走后,不知所踪。

五年不见的东方赖依然拓落不羁,头发凌乱胡子满面。

铁乘云看了他一会,才笑着说:“蠢人,你好!”“通常叫别人蠢人的人,其实他自己才是真正的蠢人。”“你说我是蠢人?”“不错,你若不是蠢人,五年前你就不会让我在世离开铁剑山庄了。”铁乘云知道了,往日的东方赖是装疯扮傻的。他傲然问:“往日我放你走,那又怎么样?”“以是今日我就有机缘杀你。”铁乘云笑了,说:“杀我?你凭什么杀我?往日你的武功在我眼中不值一屑,我不信任你的武功在这五年间就超过了我。入手下手吧!”东方赖二话不说,拔刀就砍。他的武功真不如铁乘云,但他却是不要命的打法。他对铁乘云精妙的剑法看也不看、也不避不挡,只不过他的刀同样砍向铁乘云的要害。

铁乘云贵为 武林 霸主,是有财有势的铁剑山庄庄主,是万金之躯,他当然不肯与东方赖这种亡命之徒同归于尽。

结果,他败了,他握剑的右手也被东方赖砍断了。世事每每就是这么离奇,越不想死、越怕死的人,每每就越快死。

东方赖看着断臂的铁乘云,得意地大笑起来,说:“你懂得缘何我夙昔要装疯求生吗?因为我也要做 武林 霸主。我夙昔抢了你的新娘,并不是因为我爱红颜,而是我也看上了青龙教的势力。尚有,五年前在那间暗室中决斗,不只我懂得与我比武的人是红当当,红当当也懂得是我;当时我懂得,假使我不把红当当杀了,那么我就会被你杀死,于是我悍然不顾杀了他。”铁乘云毛骨悚然,他恐慌地说:“向来你是一个那么可骇的人。”东方赖说:“你也是一个很突出的人,只可惜你心太软别国杀我。有了你的前车可鉴,我当然要将你斩草除根。”就在这时,屏风后背转出一个人,竟是脸色苍白的红颜。

朱颜瞥见东方赖,惊喜地扑入他怀中,说:“相公,我这不是在做梦吧?”东方赖拥住她,说:“不是梦。师父不但治好我的疯病,而且还教学特别加倍高明的武功给我。待我杀了铁乘云这个妖魔,我们就回家。”铁乘云发急地说:“朱颜,你别....”但他还异国说完,朱颜已经拾起地上的剑,一剑刺进了他的心脏。

看着慢慢软倒的铁乘云,朱颜流着泪水说:“我终归杀了你这个 魔头 ……”东方赖伸手扶住内人的肩膀,说:“ 娘子 ,我们走吧!”朱颜点点头,把剑从铁乘云的胸部拔起,冷不防转身一剑,公开刺进了东方赖的心脏。东方赖也软倒在铁乘云的左右,他挣扎着说:“你.....你何如....”朱颜跋扈地大笑,说:“刚才我在屏风后面偷听了你和铁乘云的谈话,你比他越发该死。”......江湖上的人都说朱颜是祸水,一个害死父亲、夫君、爱人的女人,一个令实力最大的青龙教、铁剑山庄走向覆灭的女人,不是祸水是什么?作者:翁健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