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晚爆发在铜锣湾的“孤狼式”恐袭案,致遇袭捕快受重伤,凶手寻短见亡故,震惊全城。但是,令人震惊的不止这些,前天是凶手梁某的“头七”,香港大学学生会评议会公开在聚会中为其“默哀一分钟”,并议决了所谓“对梁健辉亡故深表难过;向他的家人和伴侣表示同情和慰问;酬谢他对香港的亏损”的议案。前几天,又有人手持白花、带着儿童到案发现场“祭奠”凶手,更有人在网上把凶手美化为“烈士”。

恐怖 主义 恐怖 ,但最 恐怖 的是有人竟然支柱 恐怖 主义。香港这个号称“法治和文明”的社会、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竟然有人竟然“挺恐”,混淆是非,颠倒是非,仓皇逾越了人类文明的底线,这是香港的出错!是香港的奇耻大辱!

“恐袭”定性分毫不差那些“挺恐”之人认为,此案不属于“ 恐怖 袭击”,而是“袭警”,是因为“巡警凶暴”、激起“市民抗拒”,如许。那么,“袭警”和“ 恐怖 袭击”奈何划分呢?

「侵陵人身罪条例」第36条订明“袭警”的治罪条件有三:意图犯可逮捕的罪戾而进击他人;或进击、匹敌或故意否决在合法执行职务的任何警务人员或在补贴该警务人员的人;或意图匹敌或避免本身或其他人由于任何罪戾受到正当拘捕或截留而进击他人。

我们再看「联合国条例」对 恐怖 主义手脚的界说为:作出或恫吓作出步履,而该步履是怀有达至导致对人的吃紧暴力;导致对家产的吃紧妨碍;风险作出该步履的人以外的人的生命;对民众人士或部分民众人士的健康或安全形成吃紧危机……而作出该步履的意图……是为推展政治、宗教或思想上的定见而进行。

对照以上法律条文没关系看出,本案凶犯梁某生前与遇袭侦探并不相识,遇袭探员也别国对其应用拘捕等执法手脚,而是梁健辉趁其不备、猝然上前从身后刺伤探员。梁健辉的遗书呈现,其行凶为了“推展某种政治上的偏见”。这足以说明,此案是 恐怖 袭击案,梁健辉是 恐怖 分子。

“悼念” 恐怖 分子涉嫌犯法香港国安法第二十七条订明:“声张 恐怖 主义、鼓吹奉行 恐怖 活动的,即属不法。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许充公产业;其他情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许管束,并处罚金。”无论是现场献花、依然网上悼念;无论是居然宣称其为“烈士”“义士”,依然有布局地居然宣称其“为香港亏损”,都会变成督促人们奉行 恐怖 活动的成效,都与“声张 恐怖 主义、鼓吹奉行 恐怖 活动的”法律定性脗合。

政务司司长李家超日前表示,任何违法动作都为社会不容,假设试验找原因离开、淡化,是变相鼓励极端主义者,是“特别大的警号”。他强调,如有极端分子因而而作出极端动作,曾试验淡化 恐怖 活动者会是千古罪人。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日前表示:“任何人同情这些 恐怖 分子只会助长这些 恐怖 分子在香港进行进攻活动”。他提示市民,不仅要谴责 恐怖 分子,也要谴责包庇、淡化、美化 恐怖 活动的人,让他们也成为“过街老鼠”。

事实上,当下香港的防恐步地格外严峻。6月29日至今,香港先后产生多起与 恐怖 袭击干系的事变。7月5日,警方拘捕了9人,包括大学的教职员,这伙人涉嫌谋杀行使爆炸品袭击隧道、铁路、法院等地点,乃至筹划在垃圾桶放置炸弹,进行无差别暴力袭击。在 恐怖 活动如斯猖獗的环境下,社会上公开有人公开“挺恐”,这是要与 恐怖 分子为伍、要与举座港人为敌!在一个法治社会,对暴恐分子决不能宠爱!对竟然“挺恐”“煽恐”的个人和布局决不能纵容!对竟然“挺恐”“煽恐”的行为和言论也决不能包容!

西方国家打击“煽恐”从不手软当香港某些个人和布局在美化、悼念 恐怖 分子时,是否懂得西方国家是若何打击“煽恐”的吗?

本.拉登是筹办了“9.11”变乱的 恐怖 组织头子。2011年5月,美军突袭巴基斯坦北部一处住屋,成功击毙了本.拉登。2015年,曾在网上发文悼念本.拉登的美国丈夫麦克尼尔在网上居然一份名单,涉及至少一百名军人的资料,包括姓名、住址及兵种等,傍边包括击毙拉登的成员,名单最后附有图片写有“杀死他们”的字眼。2017年,麦克尼尔就鼓吹暴力犯罪、具威胁性的跨州通讯等罪罪成,被法院重囚20年。

2015年1月,宣告讥嘲伊斯兰先觉穆罕默德漫画的「查理周刊」巴黎杂志社成为歹徒袭击标的目的,形成一十二人丧生。事发两日后,枪手库利巴利闯入巴黎一间超市,挟制人质,最终被警方击毙。那时警方拘捕逾50人,指他们宣告美化 恐怖 主义或吓唬舆论,旁边包含谐星迪厄多内,他曾在网上帖文称“觉得自身是查理库利巴利”,检方指他为 恐怖 主义辩解,迪厄多内的代表讼师就称迪厄多内有舆论自由。虽然法庭判迪厄多内缓刑两个月,不外根据「法国刑法典」,鼓吹或美化 恐怖 主义,最高科罚是监禁五年,若果在网上进行犯罪行为,最高监禁七年及罚款十万欧元。

2017年5月,英国曼彻斯特体育馆举行演唱会,在靠近散场时爆发自杀式炸弹进攻,形成二十二人逝世。英国外子雅可夫列夫斯事发后在寒暄网站帖文,称“我们要杀死每个穆斯林”,被控宣布贪图鼓吹宗教憎恨的原料,法院判囚一十二个月。英国「2006年 恐怖 主义法」订明,任何美化 恐怖 主义、进行 恐怖 主义磨练、流传联系刊物均属犯罪,最高幽囚七年。

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度,任何一个都市,都会有人对政府不悦,但这是实施 恐怖 袭击的理由。香港某些“精英”、某些布局一向喜好对标美国、英国等西方发达国度的做法,像香港大学学生会也一向唯美英的亦步亦趋、马首是瞻;那么,在应付 恐怖 主义问题上,为什么不对标。看来,这些人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反中乱港。只要能达此谋略,不妨不择手段。他们绝无口舌观念,更无廉耻之心,视全港市民人命为草芥,其行可憎!其心可诛!

注:「大公报」独家发布,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